第153章 番外二(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biquge775.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番外二

对于死亡这件事,闻人久觉得自己早已做好了准备,所以当他自昏迷中醒来,瞧见双眼哭的通红的墨兰、墨柳,还有在一旁面色惶恐、欲言又止的御医时,他眸色淡淡,整个人平静的近乎可怕。

“朕还有几日?”闻人久望着御医淡淡开口,声音里有着因昏迷而滞留的嘶哑。

御医面露难色:“圣上有神明庇佑,必当……”

“朕还有几日?”闻人久打断他的恭维之词,重复了一遍。

御医闭了闭眼,终于叹了一口气道:“蛊虫已经不能再换……大约,只有三日了。”

有哭声隐约响起起来,墨兰整个人倒在墨柳怀里,压抑着喉咙间的悲鸣,整个人轻轻地打着颤。

闻人久点点头,他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子清回来了么?”

张有德眼圈一红,轻轻地道:“并肩王已经在路上了,不日便能抵达皇城。”

闻人久应了一声,他的面色苍白如纸,神色恹恹的:“去东宫将太子叫来罢。”

张有德忙道:“奴才这就去叫。”转过身时,却是飞快地用袖子用力地摸了一把眼角。

闻人尧被张有德带进盘龙殿的时候闻人久的精神已经不大好了,他站在闻人久的床头低声喊了几声“父皇”,好半晌,那头才像是听见了动静,微微抬了抬眸子瞧了他一眼。

只是见了他,那眸子里些许的光亮却是暗了一点,淡淡应了一声:“来了?”

所有的人都明白闻人久等的人到底是谁,只是那人远在千里之外的瑠州,便是快马加鞭却也不知究竟能不能赶得及了。

闻人尧跪在了闻人久的床头,又唤了一声:“父皇。”

闻人久让墨兰将他扶了起来:“尧儿,你在这宫中待了也有十年了罢。”

闻人尧点点头道:“已整十年了。”

闻人久望着他:“后悔么。”

闻人尧摇了摇头:“儿臣是自愿的。”

闻人久问:“哪怕你与岐王和郡主此生再难相见?”

闻人尧仰着头往闻人久,抿了抿唇,一字一顿道:“儿臣离开禹州时,郡主只对儿臣说过一句话。”

“——护好你的父皇,便是死了也得护着他……你这条命是他给的。”

闻人久看了他许久,叹了一口气:“退下罢。”

闻人尧应了一声“是”,重重地在闻人久面前磕了一个头,这才又退了出去。

待将屋子里的人都遣退了,张有德这才拿着一卷诏书送到了闻人久面前。闻人久垂眸扫了一眼诏书,拿了玉玺盖了最后一个印。

“朕有些乏,想休息了。”

张有德将诏书收起来,轻轻地应:“皇上您休息罢,奴才就在这儿守着,您要是有什么吩咐,叫奴才便是。”

闻人久没有回话,他只是静静地躺下去,闭上了眼睛。

许久,细若蚊呐:“他怎么还不回来?”

“再不回来,朕就……撑不住了啊。”

张有德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脸上却还是笑着,他细细地说着话,压着喉间的哽咽:“快回来了、快回来了。您再等等他……再等等……”

闻人久不说话,只是隐约能听见浅淡的呼吸声。

洛骁回来的那一日落了雪,他走到闻人久床前,带着一身刺骨的寒。

闻人久便醒了,抬着眼瞧他,似乎有些埋怨:“怎么这样慢,朕以为瞧不见你了。”

洛骁便轻轻地笑:“你怎么舍得瞧不见我就走?”

闻人久眨了下眼,他将手缓缓地从被褥里伸出来,道:“你坐过来些,让朕抱抱你。”

洛骁将身上沾染着雪花与血迹的铠甲脱了,他走过去抱着闻人久,笑起来:“怎么突然爱撒娇了。”

闻人久靠在洛骁怀里,懒洋洋地眯起眸子:“你身上怎么这样冷。”

洛骁低头亲亲他的额头:“外面下雪了。”

闻人久道:“都快四月了,还下雪么。”

洛骁道:“嗯,下得不小呢。”笑起来,“待雪停了,我带你出去瞧瞧好不好,羲哥儿前些时候传了家书,说家里头的海棠花开了。”

闻人久唇角弯了弯:“好啊。”

洛骁道:“算一算,我们这一辈子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个时候。”声音里带着笑意,“我在青澜殿下瞧你,你对我勾了勾唇,我便觉得世上的花都开了。”

闻人久也笑:“好啊,洛子清,你胆子不小。竟然那个时候就对朕有所企图了?”

洛骁便亲亲闻人久的鼻子,狡黠地道:“谁知道呢?”

闻人久将手覆在洛骁的手背上,洛骁便转过手将他的手紧紧握住了:“阿久。”

闻人久的眸子微微合着:“嗯?”

“等你病好了,我们就离开皇城罢。太子已经十五了,朝中又有这样多的贤臣良将,他性子坚韧,足以抗下大任。”洛骁轻轻地道,“我也累了,打不动了。我们去南方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来。”

“我们可以住在山脚下,我来盖一间小木屋。要有一个小院子,可以养养小动物、种种花草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