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8 章(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biquge775.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大典之后便是饮宴,傅湉跟楚向天都是男子,无需入洞房,便都在外头敬酒。楚向天平时积怨不少,这个好日子众人都笃定了他不会拒绝,便纷纷起哄灌酒。

尤其是周传青他们一群发小,可算是逮住了机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不仅灌楚向天,连傅湉也连带着被灌了不少。傅湉酒量不好,一壶酒下去就开始犯晕乎,楚向天无奈只能给他挡酒,喝到最后,两个人趴桌上差点走不动路,还是一群自觉玩过了心虚的发小将人送回了新房之中。

新房是楚向天曾经住过的宫殿,此时挂满了红绸缎,窗户上贴着大红喜字,屋里头燃着红色烛火,到处都散发着喜气。

众人将烂醉如泥的两人送进房中,也不好意思再闹洞房,一个比一个迅速的离开。

待人都走后,醉醺醺的楚向天嘴角一翘,起身将房门紧锁,然后将一对儿臂粗的龙凤烛点燃。

红烛燃烧,发出融融的暖意,楚向天随手将外袍搭在椅子上,缓步走向靠坐在床头的傅湉。

傅湉是真的喝醉了,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勉强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

楚向天对上他雾气迷蒙的眼睛,心软成一片,抬起他的下巴印下一个亲吻。

傅湉下意识的回吻他,喉间发出小兽一样的呜咽声,楚向天略微退开,暗沉的眸子对上他迷蒙眼,眼底情|潮翻涌。

得不到亲吻的傅湉疑惑的歪着头,手指攥着他的衣襟,含糊的咕哝,“洞房……”

楚向天骤然笑开,掀开红被,将人压进帐中……桌上的龙凤烛静静燃烧着,偶尔灯芯爆出小小火光,火苗跳动间,一夜便悄悄过去。

翌日一早,傅湉揉着发酸的腰小声抱怨,“都说了不要了……”

罪魁祸首任劳任怨的给小少爷揉着腰,声音都浸染笑意,“嗯,那下次轻一点。”

傅湉不满的踹他一下,催促他快一些,“还要去给太后……母后请安,不好太晚。”

“母后不会在意这些虚礼,再说哪有刚过新婚就这么一大早赶着去请安的……”楚向天啧了一声,十分想抱着软乎乎的小少爷睡到日上三竿。

但是傅湉显然不愿意,虽然太后宽厚,但他也能太不像话,怎么说也是在宫里,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成何体统。

催促着不情不愿的楚向天,两人往长寿宫去请安。

接到宫女通传,太后也是一脸诧异,待看到小儿子一脸不甘不愿的神色,就明白多半是傅湉有心了。

她心中欣慰,喝了傅湉敬的茶,听他改口叫一声母后,只觉得这个儿婿怎么看怎么满意,忍不住将人招到身边,让王嬷嬷将她准备的改口钱拿过来。

王嬷嬷捧着一个红木匣子过来,太后接过后直接塞进了傅湉手里,“打开看看,都是下面人孝敬的,你挑着喜欢的让宫中匠人给你打成佩饰。”

傅湉打开盒子,红木匣子里装着大大小小的宝石,各个晶莹通透,个头最小的也有鸽子蛋大小。

他下意识想推拒,看见太后的笑容时又顿住了,稍作犹豫,还是略带羞涩的接下了,“谢母后。”

太后眼尾都笑出了皱纹,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道:“好孩子。”

抱着太后的赏赐,傅湉同楚向天一起回侯府去见傅有琴。

傅有琴这个时候见到他们惊讶也不比太后少,傅湉看懂了她惊讶之中隐含的意思,脸颊微红,又偷偷的伸手在楚向天后腰用力掐了一把。

楚向天疼得直吸气,在傅有琴疑惑的转过头时,还要强忍着露出一个沉稳的笑容。

三人到了正堂落座,楚向天难得规规矩矩的端起茶盏,给傅有琴敬茶。

他改口倒是改的顺溜,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傅有琴笑着应下,递给他一个沉甸甸的红布包又嘱咐了几句,一家人才笑容满面的去用早饭。

大婚之后,楚向天名正言顺的搬到了康乐侯府住下,就跟康乐候一个院子一间屋子,原本当初在大婚之前,不少人都在暗中猜测应该是康乐侯“嫁”到煜王府去,不管怎么说煜王堂堂战神,总不至于甘为人下。

可惜的是后来一道圣旨下来,由皇帝赐婚,连婚礼大典都是在宫中举行,一时惊吓了不少人下巴之余,也对康乐侯的地位有了更深的认识。

除非真的傻了,他们才看不出来这是整个皇室都在给康乐侯爷撑腰。

庆阳各家都将康乐侯提到了跟煜王同样的位置来——不能惹。结果没过几天,又传出来煜王将家底全部搬进了康乐侯府,煜王府空置,连王府管家李德顺都跟着去了侯府伺候。

这才真正的叫各家开了眼界,感叹煜王真是将人疼到了心尖子上去,连一点委屈不都愿意让康乐侯受。

各家连忙交代自家的小辈,能跟康乐侯打好关系的就打好关系,实在不行的也不要交恶,得罪康乐侯可能比得罪煜王的后果更可怕。

当然这些都是庆阳各家私底下流传的消息,傅湉并不知道,成婚后他跟楚向天腻歪了几天,便又一心扑到了米铺上去。

因为开春时推广播种的新稻种终于收成了。

上半年的天气仍然不怎么见好,整整六个月也就下了两三场雨水,甚至有的地方滴雨未落,好在提早开通运河,不少地方也积极挖通沟渠,水库的水分一分,也能勉强保证作物不会枯死。

从各地米铺陆续送上来消息,各地的新稻种长势良好,即使缺水炎热,但依旧一天天的长大,到了七月初时。各地地方官员也陆续送上喜报,凡是种了新稻种的,上半年都是大丰收。这可是近三年旱灾里头一回传来的喜报!

各地百姓无不欢呼雀跃,常年笼罩在头上的灾难阴影终于散开,丰收的田地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家家户户捧着丰收的稻谷喜极而泣,比年节时候还要热闹。

不过虽然灾情有所缓解,但是受灾的范围太广,第一批稻种也不是每一个郡县都有分到,仍然有不少偏僻郡县的百姓在灾难中挣扎求生。

皇帝再次召了傅湉跟楚向天进宫——为了商议之前捐献的一百万两军饷的事情。

傅湉出发去边关时曾经托傅有琴去将傅家老宅暗库中的金银取出捐做军饷,只是后来顺利找到楚向天,战事早早结束,犒赏将士后还剩下大半,楚凤元便有意将剩余的银钱用于赈灾。

不过这笔钱他也没打算真的就白要了傅湉的,眼下国库空虚,他不得已借用,但该有的态度还是要表明,因此才将两人召进宫中。

楚凤元的意思是这一百万两算作户部借银,日后国库充盈后会尽数还给傅湉。

“还有这钱朕也不白借,自从旱灾以来,佑龄还有傅家米铺为大楚百姓尽力不少,当为天下楷模,日后宫中一应米粮均从傅家米铺采买,各地官府亦优先选择傅家米铺。”